那些被下意识忽略的女孩子。

概率论 9天前 09:25


请盯着下方的图片看5秒钟:



你的第一反应是——


1.  没什么问题。


2.  有一点疑惑。


3.  感觉不太对。

 


这是某互联网知名大厂,不久前刚刚发布的一张医疗宣传图。看到这张图片的瞬间,可能绝大多数人都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因为我们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男女搭配”。当一男一女的医护者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时,人们想到的一般都是:男医生,女护士。好像这样才是最合理的组合。


不久前,知名医学科普博主六层楼也曾在自己的微博中提到,许多患者或家属在私信咨询时会下意识地认为「专家」大多数男性。其实现实并非如此,有些科室的情况甚至是截然相反的。


但无论是在人们的惯性思维里,还是在相关宣传中:女医生、女专家的身影,还是被下意识地忽略了。某些医院的招聘条件上更是堂而皇之地写明了“男士优先”,备孕和孕期女性则不予报名。每年高考季也都有不少女生要面对周围人的“善意”提醒,甚至因为这样的环境而对自己喜欢的专业望而却步。




可女性和医学之间,真的有那么遥远吗?



事实上,女性从医并不是一个当今才有的现象。我国历史上最早记载的女大夫出现在西汉时代,距今已有2000多年。即使到了现在,“女性学医”仍要面临许多世俗眼光的苛责。


不难想象在古代思想观念更为闭塞的环境里,女性学医时的艰难和不易。但就是在那种情况之下,这片土地上依旧诞生了许多位著名的女医生。甚至在中国古代就有十大女医,她们凭借自己精湛的医术深受后人敬仰。



再到当代医学。为新生儿出生后进行快速健康评估的阿普加评分(Apgarscore)和烧伤治疗金标准的提出者,也都是女性医学家。



这些杰出的医疗手段,至今仍在全世界广泛使用。在同一时期的中国,也有一位杰出的女性妇产科学奠基人:林巧稚。她在1955年被选聘为中国科学院首届唯一一名女院士,一生接生了5万多名新生儿。她所领导编写的《林巧稚妇科肿瘤学》,至今依然是中国妇科肿瘤领域的经典著作。



以及不久前,中国首位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她多年从事中药和中西药结合研究,终于在 1972年终于成功提取到一种分子式为C15H22O5的无色结晶体,命名为青蒿素。正是青蒿素这种创制新型抗疟药物的出现,成功挽救了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数百万人的生命。



在医学领域里,女性医务工作者做出了很多杰出的贡献,她们的成就并不比同时代的男医生逊色半分。她们有名有姓,不是女扁鹊也不是女华佗。 



转眼间2020年已经过了大半。但疫情尚未结束,许多医务工作者仍然奋战在抗疫的第一线。还记得在疫情最严重的春节期间,年过七十的李兰娟院士也坚持进入湖北省人民医院东院区ICU病房。逐一分析每位患者的病情,并给出治疗方案。她的防护服上,还写着“武汉加油”几个大字 。



李兰娟的名字,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其实并不陌生。她在SARS、手足口病、地震灾后防疫、甲型H1N1等等传染病中,都承担着诊治研究任务。为中国传染病诊治做出了重大贡献。


直到3月31日,浙江省援鄂重症新冠肺炎李兰娟院士医疗队即将返回之际,她还不断强调,虽然武汉疫情逐步向好,但仍未结束并不能掉以轻心。



据前线的医疗卫生机构统计,此次参与抗疫的医生中有50%以上为女性,而一线女护士更是超过90%。她们中有才参加工作不久的学生,有刚刚生产不久的母亲,有即将退休颐养天年的阿姨。她们有的人已经回到了出发的地方,有的人却永远留在了这一年的春天。但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女性医务工作者」。



和一般的职业不同,所有的医疗从业者都是直接面对生死的。稍有差池,都会对患者的健康造成威胁和隐患。作为一名合格的医护人员,无论男女,都需要付出同样的努力。今天上午,护舒宝发布了这样一条视频——视频里的采访对象,是广州援鄂医疗队的一位女医生和一位女护士。


在影片开头,采访组先是抛出了一个看似并不难回答的问题:你怎么看待医生/护士这个职业?



女医生的回答很朴实:医生是真的比较辛苦的一个职业,需要漫长的学习和训练,但医生也就是一个普通的职业而已。


而女护士的反应则要稍稍激动一些,她有些无奈说:“护士并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简单,只是打打针,照看一下病人。我们也会面对生老病死。除了专业的技能以外,还需要有耐心细心和沟通能力。”



两个人情绪差别背后的原因,其实并不难猜测。就像后续采访中那位女护士说的那样,护士这个职业有太多刻板的性别印象。人们天然认为女性应该具备“细心”“体贴”的能力,在家庭里也更倾向让女性承担起照顾老人、小孩的责任。社会上也觉得护士就是服侍病人的,那就“该”是女性的工作。



这不仅是对女护士的一种偏见,也是对男护士的压力。据统计,截止到 2012 年底,中国注册护士总数达 249.7 万人。男护士所占比例,却不足 1%。


 

对护士这个群体,大众其实一向了解很少。在大部分医疗片中,主角和焦点基本都是医生。对于护士,却鲜有关注。这导致在大部分人的印象里,一场治疗的成功与否基本是看医生的技术,护士似乎都只是起辅助作用。


但实际却并非如此。


记录片《中国医生》中,有一集讲到一位阮护士。她经常面对的是因糖尿病并发症(糖足)而入院的患者。清理和包扎脚部的伤口,几乎是她每日都在进行工作。


虽然看起来琐碎又平常,但优秀的创伤护理有很大可能性能帮助病人避免截肢的后果。


阮护士常常会自己将相关的案例做归类和总结,面对一些年纪较大的患者,也会更加耐心的开导。正是因为这些精心护理,不少病人被从截肢的边缘拉了回来。


对她来说,护士这份工作不仅是在“救脚”,还是在“救心”。

 

 

都说,医护人员是我们和疾病之间唯一的屏障。但我们对于医护人员的了解太少,不自觉的偏见却很深。


多希望有一天:当我们谈论治病救人的时候,脑海里不只浮现出医生的身影;当我们谈论医生的时候,脑海里不只浮现出男性的样子;当我们谈论护士的时候,脑海里也不只浮现出女性的样子。


因为无论是女医生,还是男护士——都一样在超负荷的工作状态中,背负着一个又一个的鲜活生命。他们理应得到应有的尊重,也值得被所有人看见。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email protected]

下载app,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