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小:女人想透了,也就活开了

十点读书 9天前 22:30


“苏州杨柳任君夸,更有钱塘胜馆娃。若解多情寻小小,绿杨深处是苏家。”


诗人白居易这首《杨柳枝》,将一代奇女子苏小小深情又脱俗的特质,写得跃然灵现。


做为古代才女之一,苏小小身边没有如李师师般的皇帝知己,带她进宫做皇妃;


也没有发生,如吴三桂为陈圆圆“怒发冲冠为红颜”的著名历史事件;更没有柳如是时势造就的家国情怀。


为什么古代那么多文人墨客,都喜欢让她在自己的诗篇里,辗转而生?


这苏小小,就似天上的仙女,落入凡尘,度完人间劫难,一转身,又绝尘离去。


留下了那段惊艳的时光,供世人瞻望、留念、执迷。


故事发生在南朝齐国,钱塘。


那里有一户苏姓人家,先世曾为东晋官员,后一辈则没走仕途之路,专心在钱塘做生意,家境殷实。


他们独有一女,名唤小小。


苏家虽是商贾之家,但祖上书香遗风,小小在这幽深闺阁之内,便学习读书做诗,闲暇时光也以赏花观草为乐。


日子过得是那样的平和温柔。


她本是一寻常的富家小姐,唯一不寻常的是她那日渐绝色的美貌。女子有一副好容貌,终是加分项。可是在那个时代,一旦长得太过美丽,就像老天也嫉妒一般,总是与悲剧毗邻。


果然,十五岁那一年,父母相继离世之后,家中再无可以依靠之人,由此家道中落。


苏小小和乳母贾氏变卖家产,迁移至钱塘西泠桥畔。


彼时,她的美貌和诗才,已在西子传开,陆续有王公贵族前来提亲。


父母已逝,择良人而嫁,是小小当时最好的选择。


可自幼她随双亲看遍人情往来,对于人,她早有一番观察力。至少眼前的这些提亲之人,虽家境背景不俗,都不是自己想嫁之人。


贾氏也只能随她。


小小很喜爱西湖秀丽的山水,为了方便出行,她请人为自己做了一辆油壁香车,只要天气晴朗,她日日流连,这也是双亲过世后,小小最惬意的时光。


油壁车上有绝色佳人,这样的场景,想不引起轰动都难。一来二去,苏小小的名字便传遍钱塘。


自然有男子,慕名寻芳。


父母留下的家产到底是有限的,于是对于这上门的男子们,她便为之抚琴、做诗,给她钱财,她便接受,卖艺头衔由此而来。


“燕引莺招柳夹途,章台直接到西湖。春花秋月如相访,家住西泠妾姓苏。”


诗句出自苏小小之手,文如其人,不羁和感性的个性,满盈诗中。


这时候的小小,如雨后春柳,摇曳可人。社会名流纷纷慕踏而来,钱塘城内巨富愿以千金,娶小小为侍妾,小小心里明白和这些人是逢场作戏罢了,都被她婉拒。


而遇见阮郁,则是她命定的劫数。


那一春日,小小一如既往地乘着她的油壁车踏青,一路山水迷人,她心情甚好,正要撩起帘子往外看,突然车子一阵颠簸,她赶紧稳住,待下车时,只见一翩翩少年从受惊的青骢马上下来,朝她躬身致歉。


他是那样的谦逊有礼、气度不凡,她是那样的倾国倾城、绝色佳人,只一眼,两人都怔住,心跳加速,慌乱之中又有说不出的美好和甜蜜。


他上前自报身家,她才知此人是宰相之子,奉命办公,顺路一游西湖。彼此留了姓名,她便上车而去。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只是这一次擦肩之后,两个人都沦陷其中,她食之无味,他夜不能寐。


阮郁后来登门拜访,两人便在相遇之地西子湖畔,私定了终身。


他是相国之子,她是西冷烟柳,即使他不在乎,她自是知道这条路,会走得很艰辛。


果然,阮父知道此事之后,大发雷霆。他把阮郁拘禁起来,发誓要断了他与苏小小的羁绊。


他已经许久不来,小小知道他们的情路一定坎坷曲折,却没有想到,它断的这么迅速。


“夜夜常留明月照,朝朝消受白云磨。”佳人总是念着念着,就泣不成声。


失恋之后的小小,大病了一场。


虽然她知道阮郁是不会再回来了,期盼无果,但是她还是悲伤这生不逢时的命运。


待一日,贾氏见她的病好转了不少,央她出去散散心,小小也觉得是该了断了,便应允。


在爱情这件事上,小小是通透的。她不像杜十娘和霍小玉一般,被辜负之后,一心求死,而是要活的更好,才是对命运最好的回复。


也许是天公垂怜,她这一踏芳踪,就遇到了那个为她抚情伤的男人,鲍仁。


不同于阮郁的风度翩翩,鲍仁书香气息浓厚,别有一番俊朗。


一番打听,才知道,原来鲍仁因为穷困,没有足够的盘缠进京赶考。小小惜才,主动提供财物资助鲍仁。


这个柔弱的女子,在世俗的眼里是那样低微的存在,而在生命意义上,却又这样光彩熠熠。她非富贵之人,却能以纤纤之手,成人之美。


鲍仁感动很久,并许她未来。


王公贵族不能勉强,布衣少年也许就能长久相伴了。


小小也不是没有顾虑,只是阅人无数的她,还是看出了鲍仁的诚心,便也放下了心。


鲍仁进京赶考,苏小小就一心等他回来。和阮郁,她伤的那样毫无防备,这次她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两手准备,他回来,是福气,他不回来,就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她亦懂的,看不透的人,就是自找苦吃,人不能总是一个角度看世界,投入过程,无畏结局。


这样想着,内心释然。


而此时,苏小小的艳名,早已远播,路遇的官员都知道有这样一个绝色美人在钱塘,无不心痒难耐。


有一个名叫孟浪的朝廷命官,听说了苏小小的美艳无双,几次召唤她赴宴陪客,不料她都没去。


孟浪大怒,通知县衙官吏,逼迫苏小小来到自己的官船之上。苏小小淡妆素裹,泰然自若。


孟浪一见她,美到出乎他的意料,暴戾之气顿时消失不见。


在苏小小行礼之际,孟浪假装生气的责问道:


好一个烟花女子,架子可不小!听说你还能吟几句歪诗,让我当场考考你!眼下大家赏梅,你就以此为题,作诗一首吧!


本想刁难一下小小,不料她出口吟道:“梅花虽傲骨,怎敢敌春寒?若更分红白,还须青眼看。”


这诗做的不亢不卑,蕴意禀然,对那些依仗权势欺凌弱者的封建权贵,没有一味悦其心身,而是处处表现出自身的骨气。


人的清气就是从这里来的,否则终是一个俗子,穿得绫罗锦缎,写得锦绣好诗,都是徒然。


小小落于风尘,却有着“不染”风骨,终将一生活成了可敬可爱的模样,百世流传。


孟浪虽好女色,但也是爱才之人,这女子的气度,让他心生折服。这一关虽然安然度过,但苏小小回来后,身体抱恙,一病不起。 


数月之后,刚刚二十出头的苏小小悄然西去,唯有遗愿,埋骨西冷桥畔。


次年,鲍仁金榜题名,出任滑州刺史,赴任之时,特意前去钱塘,接小小回府。不料,伊人已逝,只留青坟一座。


鲍仁为了答谢苏小小的生前恩德,特地在西泠桥畔破土动工,兴造了一座坟墓,立了一块石碑,题上“钱塘苏小小之墓”七个大字,是为纪念,这个魅力经久如西湖的女子,护她在另一个世界周全。


如日明媚,如月从容。

苏家小小,传奇永恒。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email protected]

下载app,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