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捕少女张含韵,“荡妇羞耻”毁了她15年

艺非凡 07-05 08:30


“喜欢酸的甜,这就是真的我。”


没有一个90后,能把两句歌词朗读成功,也没有一个90后能绕开酸酸甜甜女孩——张含韵。



在网络不发达的年代,班里流传的歌词本里一定少不了《酸酸甜甜就是我》,少男少女的桌角总要贴一张张含韵,追赶时髦。


作为初代少女偶像,她唱歌也会跑调,但胜在可爱无敌。就像今天的杨超越,唱跳都不行,会哭第一名,还是不妨碍万千宠爱披一身。


比杨超越出道早了15年的张含韵,当初红得空前盛况,烈火烹油,然而车开到悬崖顶端,坠落也一下子粉身碎骨。

 

整整10年的荡妇羞耻,她被迫消失在一代人视线里,再出现时,张含韵已是性感微露的熟女。


她活成了当年人们最不敢想象的模样。

 


1


“我每天都在可爱,我都可爱了大半辈子了,我不想再可爱了。”


被围捕的少女张含韵,到底经历了什么?


2004年,15岁的张含韵懵懵懂懂参加了第一届《超级女声》,披荆斩棘拿到了成都唱区亚军,又在全国总决赛上获得季军。

 


说来残酷,如今也没几人记得冠军安又琪、亚军王媞,就像如果没有《浪姐》,张含韵也一样被岁月淡忘。互联网不普及的当年,他们的票数可是一毛一毛短信费,真金白银砸出来的。


初代偶像张含韵高调出道。虽为季军,人气却比前两名高出一截。

 

2005年,季军张含韵发行第一张专辑《我很张含韵》,销量立刻破80万。举行签售会时,现场驻派了500名保安,依然挡不住汹涌的人潮,最后她只好提前退场。

 

受她影响,第二届《超女》报名人数空前,仅成都赛区报名点每天就有数千人排队。

 

她给酸酸乳唱的代言曲《酸酸甜甜就是我》,听得全民耳朵磨茧,也让酸酸乳当年销售额破20亿。

 


男女老少都认识了酸酸乳女孩张含韵,可是印在封面上的她没有分到一分钱。

 

激流勇进的偶像造星,在那时就弊端显现。

 

一个十几岁的女孩每天暴露在成千上万人面前,没有前辈经验借鉴,没有成熟的经纪公司指导,孤军奋战约等于束手无策。

 

16年前,中断学业追梦娱乐圈,在专家眼里是大逆不道,简直违背天地良心。尤其在把“憧憬”错读成“撞憬”后,张含韵彻底掀起了负面新闻的连环巨浪。


做客杨澜的《天下女人》时,社科院专家对她说:”天下所有父母的幸福都只来自孩子的成绩单。”

 


现在看来简直荒谬至极,张含韵也试图解释,自己的天赋并不在学校学习,而是唱歌。

 

专家根本不予理会,直接盖棺定论:“像张含韵这样十六七岁的女孩,要想保持很长的艺术生命力是很难的。今天没有任何事实来证明她可以保持下去。”

 

这期节目播出后,没人反驳专家发言的荒唐,反倒指责张含韵不尊重长者,不孝顺父母。

 

少女张含韵刚爬出15岁的象牙塔,外面就有一场更加猛烈的腥风血雨等着她。

 

2

每个女明星恐怕都离不开这四个字,荡妇羞耻。

 

当时,网上流传了很多P成张含韵的拙劣黄图,还有言之凿凿抹黑她当“校妓”。

 


更令人气绝的是,某节目主持人打印了几张半裸照,当面递给张含韵,请她现场指认。这个刚上台时,她亲口喊“锐哥哥”的主持人,俨然看热闹不嫌事大,一再逼迫她直面眼前的照片。

 


张含韵已经双眼噙泪,带着哭腔极力澄清“不是我”。却没有人关心张含韵的感受,所有的恶意一股脑地倾倒17岁的她身上。



此刻她是流量的猎物,是燃爆点击率的火种,唯独不是一个被保护的未成年。


在这种情形下,张含韵升到高三,隔三差五的通告和排山倒海的压力,她自然没能好好读书。当她决定再复读一年时,又被批成“高考逃兵”。以往被人称道的“清纯可爱”,被骂作“媚外”、“装嗲”、“心机”。

 

酸酸甜甜女孩在荡妇羞耻、人身攻击中,被迫一夜长大。

 


“虽然我还在象牙塔,我多么想一夜长大。”初涉成人世界的丑恶,再看这两句歌词难免多几分感慨。

 

张含韵的走红快得像场意外,不仅湖南卫视没有想到,就连张含韵当驾驶员的父亲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负面舆论铺天盖地时,从上到下,该挡在前面保护她的人都手足无措,基本是躺平状态。

 

05年,她还是颗爆发的小宇宙,耀眼的少女光芒恨不得照亮全世界。仅仅过了四五年,她就是专家嘴里的不良学生、末路艺人,网民键盘下的荡妇、做作女孩。

 


没人救得起张含韵,只叹她生不逢时。


要是晚十几年出道,她读错字、延迟高考、未成年出道、唱歌跑调,哪个都不会成为原罪,说不定还能像杨超越,倒过来收割一批同情粉。

 

张含韵没有错,却付出了巨大代价,她失业了,以前笑脸相迎的人,都想尽办法从她身上刮点流量,取个惊悚的标题踩她几脚。

 

醒悟过来后,她要撕掉一切跟可爱有关的标签,不再做乖乖女,不再任人摆布,不再沉湎偶像幻想。

 


“我尽力说话不带稚气,让他们觉得我是个大人,这样他们能少欺负我一点。”

 

一个少女被毁灭了,还好她没被打倒。

 

3

在低谷中,有个男人很有风度地拉了张含韵一把,后来他们一直以师徒相称。

 

故事伊始是2006年4月,张含韵应邀去香港参加颁奖礼。一个17岁的新人生涩地站在角落,被刘德华看到,便主动拉她一起走了红毯。

 

隔天,两人的合照出现在香港各大报纸,张含韵在灰暗中看到了一线曙光。

 


当时张含韵刚被李小麟签下,而李小麟也是刘德华合作30年的经纪人,有了这重关系,华哥对张含韵多了几分关注。

 

而李小麟只是把张含韵带出前公司,一直没有发力捧她,张含韵基本还处于雪藏状态。

 

等到2008年,李小麟办的经纪公司不抵经济危机,直接倒闭,张含韵彻底失业、失学,闷在家里焦虑得闭门不出,还一度自暴自弃吃到120斤。

 

19岁到24岁,整整5年,一个女孩最花季的年纪,张含韵背负贷款、承受负面新闻,几乎没有任何翻身的迹象。

 


她不敢出门,不敢回忆往事,世界欠她一个说法,可她不敢张口去要。

 

最低谷的时候,刘德华说了一句话,让她醍醐灌顶。“现在歌手情况也不是很好,要是你有天赋,也可以去尝试下演戏。”

 

2011年,张含韵去中戏进修,她鼓起勇气重闯娱乐圈。

 

后来,刘德华监制电影《初恋未满》,邀请张含韵来试镜,她争取到了主演一角,才算正式复出。有了前辈栽培,但巅峰难返。

 


不久后,她出现在湖南卫视《百变大咖秀》上,模仿梅艳芳最后的演唱会造型。穿着一袭白婚纱,低头默然唱着:“斜阳无限,无奈只一息间灿烂。随云霞渐散,逝去的光彩不复还。”


 


多少人才知道原来张含韵还会用这样的嗓音唱歌,经历了大起大落,她24岁的眼神里,早已有了远超同龄人的成熟淡漠。

 

张含韵转型成了演员,但一直在不知名的作品里打酱油,直到等来《知否》。虽说是客串,饰演的淑兰隐忍大气,还是让人眼前一亮。

 


不少观众恍然明白,原来她还会演戏。最刷好感的,是紧接着参加的《声临其境》。

 

她为《冰雪奇缘》安娜配音,一口流利纯正的英文缓缓流出,动作表情、神态语气竟跟原片不差分毫。

 


再到《夏洛特烦恼》的马冬梅,大嘴一张,简直马丽附体,她根本没有偶像包袱。

 


消失10年的初代偶像,原来一直从未停止脚步,她精进唱功、磨炼演技、钻研配音,再一次走入观众视线,靠得就是努力。

 

偶像不是穿得花枝招展,对着镜头甜甜一笑,假装永远元气的乖巧少女,而是跌倒后,重新拾起王冠给自己戴上的倔强女王。


她一直没有放弃自己,在小角落里坚定地发光,才被《乘风破浪的姐姐》看到。


在节目邀请的30位姐姐中,张含韵绝对是近年来反差最大的姐姐之一,可你相信吗,经历这么多,她才31岁。


如今我们有多惊诧,当初的少女张含韵就有多痛苦。她曾被世界狠狠地伤害,却毫无办法。

 


4

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个节目片段里,一只虫子让姐姐们花容失色。只有张含韵淡定地走过来,把虫子拿走,没有一点大惊小怪。

 

孟佳说:“你不是以前那个酸酸甜甜了!”


她嫣然一笑回答:“我本来就不是啊。”

 


三十岁的人生是父母给的,三十岁以后的人生是自己给自己的。这句话用来形容张含韵再恰当不过。

 

长相甜美就要一辈子乖巧吗?张含韵决定30岁以后,按自己的方式生活。

 

15年前,人们用“荡妇羞耻”毁掉一个少女的矜贵感;


15年后,31岁的张含韵敢穿露背装唱情歌,表情怡然,风情性感。

 

杀不死的终将使她更强大,她的人生不只是少女张含韵,也可以是熟女张含韵。


从今往后,标签只由自己贴,任何人都不再有资格定义她。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email protected]

下载app,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