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霍巴特申办奥运会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当是一场梦 醒了很久还是很感动”

我们在霍巴特 11天前 05:50

如果没有这场疫情,现在世界人民也许正在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选手们摇旗呐喊。


而“2020”和“奥运会”两个名词加在一起,却让许多塔州人和老居民回想起了十年前的那段霍巴特民间申奥故事。


今天霍巴特媒体Mercury也不遗余力地回顾起这件事。然而在十年前,这段看起来十分美好的经历却经受过质疑、诟病、嘲笑,到底是怎么回事?十年前,澳洲媒体纷纷用一种不可相信的语气报道:

《霍巴特申奥是“严肃的”》
《霍巴特申办2020奥运会不是开玩笑》

霍巴特申奥活动的发起人是两位雄心勃勃的媒体人,白天他们是社区电台主持人,其他时间他们是“霍巴特申奥智囊团”。

为了在2020年把奥运会带到霍巴特,这两人制定了一份独特的申办计划,计划中细致到“奥运会开闭幕式会在一座能够容纳10万人的体育场馆里举行”,而这座体育场将以塔州的世界伐木冠军大卫·福斯特命名,连场馆设计图都有了。


塔州著名的板球运动员大卫·布恩和瑞奇·庞廷也会拥有以各自名字命名的体育中心。对了,还有一座Regina竞技场是以Big Brother真人秀冠军Riggie Bird命名的。

从场馆命名上看起来,这次申奥活动似乎有点随意。的确,在一开始,这只是两位媒体人开的一场玩笑。

可谁知,这场民间活动发展势头越来越大,逐渐变得严肃起来了。发起人Ben Waterwoth开始认真地筹办起了申奥活动。

当时在Facebook上的奥运申办群组已经吸引了12000名粉丝,有正式的媒体公告发布;在官方网站上,不仅有官方Logo,还设计了各种各样的周边产品。

申奥LOGO

媒体公告
周边产品

线下活动也一波连着一波,不仅有在议会草坪的集会活动:


支持霍巴特申奥的粉丝还身着主题T恤衫或手举海报,在世界各地留影声援:


这项民间申办活动的主办方为HOGME,即Hobart Organising Committee for the Olympic Games霍巴特申奥委员会,电台主持人Ben Waterworth自然而然成为了这个组织的主席。

在活动举办地如火如荼之际他告诉媒体,“在过去的六个月里,这件事的发展已经不只是一个笑话了。我们想为霍巴特带来更大的盛事。霍巴特是举办奥运会的理想地点,我们人口少且很友好,这是其他城市比不了的。我们还有世界上最洁净的空气。”

不管这样的申办理念是否正确,组织者的勇气得到了塔州许多政界人士的支持,当时的州长和反对党领袖都高度赞扬过这场活动。


在这个当口,转折来了。显然,这项民间申奥活动在塔州之外几乎没有得到支持。

澳大利亚奥委会一点也不开心,其媒体发言人站出来说,若霍巴特申办奥运会想认真地进行下去,应由塔斯马尼亚政府提出正式的申办。

而HOGME组织被澳大利亚奥委会警告说,这是在浪费时间,组织与奥运相关的非官方活动已触犯法律。如果继续这样做,会有被起诉的风险。

奥林匹克这个词在澳大利亚是受到法律保护的,不能以奥运会名义私下筹集资金。

塔州奥林匹克理事会主席亲自约见“申奥委员会主席”Ben Waterwoth,告诉他霍巴特举办奥运没戏。当然,我们希望塔斯马尼亚能够举办一届奥运会,但现实是,这是不可能的,永远不会发生。

事实也很残酷,HOGME组织明确地知道国际奥委会和澳大利亚奥委会的申办要求和必须要通过的程序,但他们一项满足不了。

最终,在奥委会的压力下,HOGME组织者将奥林匹克一词从他们的宣传活动中删除了。

在事件的最后,申奥组织者还不忘玩一个文字游戏,把原来的霍巴特申奥委员会缩写HOGME改成了H.O.G.M.E,变成了Hobart Organising Group for Major Events的缩写,意思是霍巴特大型活动组织机构。

在后来的日子里,这个组织也试图申办过其他赛事,但是没能成功。


在2020年奥运会原定的开幕时间真正到来的时候,这件陈年往事又被翻了出来,本地媒体不忘畅想和感慨一番,“如果霍巴特申奥成功,会由伐木冠军大卫·福斯特砍下一棵燃烧的树木,点燃MONA形状的主火炬,随后在Domain的体育场里开启2020年霍巴特奥林匹克运动会。”



有梦想是好的,万一几十年后实现了呢。对于十年前那些敢于把这座城市最大的梦想付诸于实践的人来说,如今留下的全是感动。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澳洲印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email protected]

下载app,更多精彩